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凯石基金私转公3年 规模增长乏力业绩差强人意

凯石基金私转公3年 规模增长乏力业绩差强人意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0-07-29 19:06] [热度:]

  中国经济网北京6月17日讯 (记者 康博) 曾几何时,私募基金公司转公募基金公司成为业界的一个“潮流”,但如果探究其背后的本质就会发现,这其实是源于两种业态盈利模式的巨大差异。身为依靠绝对收益盈利的私募基金公司,2016年那轮大熊市让其体会到了生存的艰难,而另一边,公募基金公司则凭借旱涝保收的管理费模式生活的无忧无虑,也正在此时,首家“私转公”基金公司现身,从而开启了私募的跨界之旅,但投资界有句至理名言,已经看到的机会就不是机会。近年来,公募行业的竞争也尤为激烈,让众多中小基金公司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举步维艰。

  凯石基金作为当年“私转公”的一员在2017年5月份正式跻身公募行列,然而面对当年的牛市,公司却迟迟没有发行新产品,一直到2018年7月份时,其首只基金产品才与投资者见面,但至今依然亏损。尽管经过三年的成长,公司如今的资产规模也增长至今年一季度的11.36亿元,但却排在141家同行的第130名。而公司近期频频发布的资产提示性公告和募集失败公告无疑也把生存压力彻底暴露在投资者目光之下。

  投资管理行业看着风光无限,但竞争也同样激烈,加之在股市上生存本就需要强大的生命力,所以每当熊市来临时,依靠绝对收益的私募基金公司就显得尤为艰难。反观公募基金公司,凭借收取管理费的旱涝保收模式,早年行业内公司的生存还是相当悠闲,由此,在2016年的熊市中,不少私募基金公司纷纷向公募转变。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6年6月,在鹏扬基金获批成为业内首家成功转型公募的私募后,凯石基金、博道基金、弘毅远方基金、朱雀基金也相继加入该行列。然而近期,凯石基金公司却因频频发布旗下基金产品的潜在清盘公告而备受瞩目。

  今年1月13日,凯石基金发布公告称,凯石秦纯债三个月定开债券型发起式基金募集期限届满,未能满足合同规定的基金备案条件,故基金合同未能生效。根据当时的信息显示,该基金产品是发起式基金,其成立仅需要跨过1000万元的“门槛”,另外,这也是凯石基金在进入公募行业后的首只固收产品,但最后却是如此遭遇,这也让业内人士颇感意外。

  此外,凯石基金还公告,将凯石岐短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原本的募集截止日由2020年1月13日,延长至2020年2月14日。该基金2019年11月19日经证监会注册募集,该基金首次募集规模上限为10亿元人民币,但在2020年1月21日成立时,规模却仅为2.95亿元,和上限相差巨大。

  5月26日,凯石基金连发两则公告,提示旗下基金资产净值连续多日低于5000万元。具体来看,截至5月25日,凯石源混合型基金已连续4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截至5月25日,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型基金已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

  5月29日,凯石基金再发公告,旗下另一只基金也遭遇同样的问题。截至5月28日,凯石湛混合型基金已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

  根据基金合同规定,如果连续6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或者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情形的,基金管理人应当根据基金合同约定进入清算程序并终止基金合同,而无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截至今年一季度,凯石淳行业精选、凯石源、凯石湛的合并资产净值分别为0.1823、0.1262、0.4664亿元。

  而6月5日,凯石基金还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2月21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凯石泓行业轮动未能满足《凯石泓行业轮动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规定的基金备案的条件,故基金合同未能生效。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调查,凯石淳行业精选早在2019年6月份时就已经发布过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提示性公告,而当时正是大牛市的中期,作为一只混合型基金在牛市里都没能得到投资者的认可,也实在有些出人意料。

  公开信息显示,凯石基金由陈继武、李琛等6名个人股东设立,从2015年9月申请公募到2017年3月正式获批,凯石基金用了18个月左右时间。凯石基金的灵魂人物陈继武早年即身在公募行业,转战私募之后又返回公募。

  从该公司转型公募后的规模变动看,在2018年7月份成立首只产品后,截至当年底其资产规模为4.5287亿元,2019年底为13.4799亿元,到今年一季度末为11.3614亿元,规模增速并不理想,在141家公募同行中规模排名仅为第130名。

  银行作为基金公司的重要发行渠道,可谓对基金公司的规模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根据一家股份行上海分行负责人对媒体的介绍,目前该分行对基金公司和基金产品的选择越来越严格,小公司的产品很难进入产品池。同时,头部基金公司与该分行的对接也非常紧密顺畅,银行并不太需要业务外拓。这无疑也充分揭示了中小公募基金公司的生存环境之艰难。

  难进主流销售渠道的直接后果就是导致公司产品的数量和规模增长乏力。正如前文所说,继2017年5月成立后,凯石基金一直到2018年7月份才成立了第一只基金,结合银行人士所说的情况,可以想象,在大牛市中,各家公募基金公司都频发产品扩大规模抢占市场,龙头公司的基金自然成为银行这类主流销售渠道的主推产品,而中小型基金公司则被远远排在后面。

  当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A(006103)在2018年7月份成立时A股已经处于熊市当中,在2018年年底,该基金的单位净值也跌至0.8元区间。

  另一个重要的不利现象就是基金经理的熊市操作思维。该基金2018年三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除中字头公司外,其余基本都是食品饮料行业的龙头公司,但受累于市场行情表现并不理想,也促使基金经理在四季度大调仓,四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中已经没有任何消费行业公司,取而代之的是通信、光伏、半导体等公司,而一个季度下来,净值继续下跌了15.33%。

  在2019年,该基金的重仓股包括白酒、银行保险、旅游、家电、券商等,虽然也包含了大牛股,但持股非常分散,导致全年基金净值仅上涨14.3%,而同期的同类产品均值和沪深300指数则分别上涨了32%和33.59%。

  投资者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在2018年年底该基金还有2.07亿份,经过了一个季度的2019年一季度末,份额就缩水到了0.52亿份,降幅70%,虽然此后有过短暂增长,但到今年一季度末,其份额继续缩水到0.18亿份。机构投资者占比也从2018年年底的52.26%,降至2019年年底的27.63%。

  截至到2020年6月15日,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A的累计单位净值收益率为-2.10%,今年的收益率仅有0.93%,同样大幅跑输10.16%的同类产品均值。

  从该基金成立到2020年3月10日,一直由刘晋晋管理,这也是其首次担任公募基金经理。资料显示,其现任凯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三部负责人,历任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交易员、航天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员、中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交易部交易员、交易部副总经理、交易部总经理、资产管理二部总经理兼投资总监。

  在卸任了之前管理的基金后,刘晋晋本来是要接手管理新发基金凯石泓行业轮动混合,但该基金却公告募集失败,不知道刘晋晋下一步是否会回归旧基金的管理工作。

  从目前凯石基金旗下产品看,共有15只基金(各份额分开计算),其中2018年成立3只、2019年成立10只,这13只基金都是混合型基金。

  从这13只混合型基金看,截至今年6月15日收盘,年内有8只的单位净值为亏损,凯石源混合C、凯石源混合A分别亏损9.00%、8.69%。在5只收益为正的混基中,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C、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A仅为0.66%、0.93%,也远远落后同类产品均值。

  从累计收益率看,除了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A一只亏损外,其余混基都为正收益,但凯石浩品质经营混合C、凯石浩品质经营混合A在成立超过一年的情况下,累计收益率仅为0.71%和2.59%,也实在少的可怜,其余多只基金在去年的大牛市,收益率也被同类产品甩了几条街。

  纵观凯石基金旗下产品,仅有凯石澜龙头经济定开混合(006430)的累计收益率突出,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合适的成立时机。据悉,该基金成立于2018年12月5日,封闭期12个月。在去年的牛市下,其重仓科技与蓝筹股的策略让其业绩增长了34.79%,今年截至到6月12日的收益率为11.39%,也超过了同类产品均值。

  凯石基金公司旗下目前基金经理仅有5人,但所有人担任公募基金经理的最长时间也没有超过2年,其中还有1人的任职时间不足半年。从平均任职年限看,位居行业第124位。

  今年1月份,凯石基金发行了一只纯债基金,不幸的是却遭遇了近期债市的大跌,导致收益率缩水严重,截至6月15日,凯石岐短债C、凯石岐短债A的累计收益率分别为0.94%和0.51%,而同期的纯债基金平均收益率为1.84%。

关键字:凯时基金